发改委拟出低价药清单 日均费用西药3元中药5元

2013年11月15日

    《经济参考报》记者13日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国家和相关政策鼓励低价药生产、降低患者用药费用。据悉,低价药清单是今年国家发改委启动药品价格改革的第一步,将对整个医药产业带来巨大的影响———低价药将受保护、重新回到市场;“高价药”的市场空间将被挤压,整个医药企业也将有望迎来并购高潮。
    “上周开完了专家征求意见会,估计11月份能出台。”消息人士称,鼓励低价药品生产供应、满足临床用药的基本需求,普药企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低价药品是指在治疗某种疾病的同类药品中,费用相对较低的药品。按发改委的意见,低价药品日均费用标准西药控制在3元、中成药控制在5元。低价药日均费用标准和具体品种原则上2至4年调整一次。无法计算日治疗费用的品种以及因药品本身特性不宜执行低价药品相关政策的,暂不纳入低价药品清单。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在征求意见的时候,很多企业都反映希望将门槛价格“3元、5元”再提高,但决策层认为这一标准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低价药政策指出,对低价药品取消原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改为控制日均费用标准,具体零售价格由生产经营者在不超过规定的日均费用标准前提下,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自主制定“日均费用按代表品最高零售价格和药品说明书标示的平均日用量计算。”一家药企老总告诉记者,低价药品日均费用标准由发改委综合考虑药品生产要素价格、市场供求状况和社会承受能力等因素制定。发改委之前曾进行了日均费用的数据调研,与企业自己计算的数据差不多,因此非常具有可操作性。
    目前,廉价药因价格太低,企业不愿生产,再加上药品正在逐渐退出市场,导致了医院缺药、患者只能购买价格偏高的药品的现象。《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低价药清单含890种剂型的化学药和中成药、全都列入医保目录。包括地塞米松、治疗糖尿病的二甲双胍、治疗甲亢的甲巯咪唑、治疗失眠的艾司唑仑、牛黄解毒片、珍菊降压片、云南白药(100.39, 0.28, 0.28%)散剂等。
    对于普药企业来说,低价药政策将有利于恢复生产和合理的利润空间,与之相对的,一些生产“高价药”企业的利润则将不同程度地受到挤压。业内普遍认为,低价药政策鼓励低价药的生产、销售,减少了医院里高价药的使用量,对降低患者就医费用、减轻医保部门负担形成利好。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药剂科主任指出,该医院四分之一的药品属于基本药物、低价药,但因为价格太低了,企业停产,医院根本采购不到。因此,医生转而选择使用非基本药物,造成医疗费用上涨。“如果低价药能重回市场,那么医疗费用肯定会下降。”
    低价药政策还设定了企业退出之路。“对因生产成本波动较大、日均费用确需突破上限标准的,应报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审核;对确需退出低价药品清单的,由有定价权限的价格主管部门按现行药品价格调整的程序和办法重新制定政府指导价格。”消息人士透露,如果发现日均费用超标,价格部门也将对此进行查处。
    WIND数据显示,按照申万行业分类,目前A股包括化学制药、生物制药和中药在内的上市公司共计有141家,截至11月13日收盘的市值则高达1.16万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包括亚宝药业(6.00, 0.02, 0.33%)、同仁堂(19.55, 0.30, 1.56%)、华北制药(4.57, 0.01,0.22%)、白云山(28.74, 0.32, 1.13%)以及云南白药在内的多家基药企业将直接受益于此项政策,而包括强生、葛兰素史克、默克等在内的原研药销售将直接受到冲击。与此同时,低价药政策的推出,也将改变整个医药产业的格局“基本药物将有望改变过去不能赚钱的尴尬状态,一旦能够形成稳定的利润来源,将促进整个基本药物市场的整合,一些原本没有生产基本药物或者正在退出该领域的企业将有望通过并购重组来实现规模化的生产和配送。”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西药费用3元、中成药费用5元,其实给了企业一个价格保险,能够让一大批廉价药生产企业再次投产。”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医药行业中心总经理史立臣指出,该政策将使很多中小药企获得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也会让很多生产普药的中小药企估值提升。而那些在并购中不被重视的、拥有多个普药产品批号的中小企业,将成为热门并购目标。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该政策能否降低费用要看后续的卫生、医保、工信等部门能否研制出鼓励低价药品生产供应的招标、使用和报销等方面的配套政策。史立臣指出,由于低价药本身盈利率较低,政府采购能否及时支付采购款存在不确定性。“如果像目前部分省份基药采购款支付拖延很长时间,那么药企也会放弃生产低价药。因此,在低价药采购款支付上要明晰,否则这将导致更多的低价普药消失。”